moes2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討論-第三百六十一章 談判推薦-gjp5m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谢忠军离开楚沧海的公司之后,直接去了看守所,楚沧海透露得消息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他从未将安崇光和陈玉婷联系在一起,他要尽快搞清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因为邻居的关系,谢忠军和陈玉婷要熟悉得多,他直接打着代表老爷子前来探望的旗号。
陈玉婷比谢忠军想象中要冷静的多,平静淡定,看不到她的惶恐。
谢忠军微笑道:“婷姐,老爷子让我过来看看你。”
陈玉婷漠然道:“你们不是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吗?”
谢忠军被她的这句话给噎着了,干咳了一声道:“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啊。”
陈玉婷道:“倒也是,血脉相连,不过你好像是养子啊。”
谢忠军心中暗骂,这女人真是哪句话刺耳说哪句。心中虽然不爽,但是没有表露在外,谢忠军道:“婷姐,你们家的事情我才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陈玉婷道:“你真是后知后觉,我杀人的时候你不帮忙,现在人都死了你又说帮忙,帮什么忙?毁尸灭迹吗?你有那个本事吗?”
谢忠军憋得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给吐出来,强忍着愤怒,毕竟今天过来是调查情况的,耐着性子笑道:“婷姐,您就别开我玩笑了,我今天来是老爷子的意思,他是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的,婷姐,您跟我说句实话,真正的凶手是谁?你为什么要维护他?”
陈玉婷没说话,平静望着谢忠军。
谢忠军满脸堆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绝不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阴阳手眼 拉风熊猫luck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你帮,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够解决。”
“可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目前你可是杀死佟建军的第一嫌疑人。”看到陈玉婷的态度如此冷漠,谢忠军也就收起了伪善的面孔。
陈玉婷反问道:“跟你有关系吗?你是警察还是律师?一个脑满肠肥的商人罢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说要帮我。”
谢忠军道:“婷姐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
陈玉婷道:“一个对养父如此绝情之人,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会帮我?”
谢忠军脸色一变,这女人可没有他想象中简单,他点了点头:“好,那咱们也没必要谈下去了。”霍然站起身,却没有马上走,目送陈玉婷在女警的陪伴下离开,忽然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安崇光的关系。”
陈玉婷道:“什么关系?有没有你和秦君卿的关系密切?”
谢忠军的身躯僵立在原地,一双小眼睛里面流露出慌张的光芒,可很快这光芒就变成了阴冷的杀机。
谢忠军驱车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安崇光和楚沧海就坐在车内远远看着。
安崇光的表情显得有些失望,摇了摇头道:“不是他。”
楚沧海点了点头,如果是谢忠军在背后布局,那么谢忠军根本就没必要来看守所,楚沧海故意放消息给他,谢忠军前来的目的就是要查证陈玉婷和安崇光的关系,由此逆推,他根本就对陈玉婷的事情不知情。
虽然证明这件事的幕后策划者不是谢忠军,可安崇光的心情反倒越发沉重了,看不见的敌人才可怕,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会遭遇这样的报复。如果仅仅是一个污蔑,一个谎言那还倒罢了,但是他和萧九九的父女关系已经证明。
楚沧海道:“陈玉婷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他?”
安崇光道:“她早晚会说,手里握着那么一张牌没理由不用。”
楚沧海道:“你打算怎么做?”
安崇光道:“还能怎么做?”
楚沧海看出了他的犹豫:“其实以你现在手中的权力,完全可以在事情闹大之前先控制住。”安崇光是神密局局长,利用这一身份向相关部门施压,争取先一步将陈玉婷控制在手中。
安崇光道:“背后的人布局二十年,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我如果这样做,可能正中他的下怀。”
楚沧海意味深长道:“我认识你这么久,还从没有见过你做事如此畏手畏脚过。”
安崇光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策划,可这个人实在是可怕。”
楚沧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个他本不想提的名字:“岳先生?”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是她,我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傀儡,对付我,没必要花费那么大的精力,也没必要从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不是谢忠军,也不是岳先生,那么会是谁?究竟是谁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预见到安崇光会成为神秘局长?
庶女萌妃:皇叔碗裏來
楚沧海道:“谢忠军说江河他们会在年前回来。”他是故意提起这件事,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铺垫。
安崇光道:“这次的行动我不负责,岳先生先将学院分离出去,然后又安排安崇光负责外勤,我现在其实已经被架空了。”说起这件事他对楚沧海一度颇有微词,毕竟自己落到今天的地步和他也有些关系。不过自己也有对不住他的地方,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是永恒的。
友情呢?安崇光在心中悄悄问自己,他和楚沧海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无论承认与否,楚沧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之一,自己对他也是一样。这些年来,两人始终维系着朋友的关系,不仅仅因为他们彼此有相互利用的价值,志趣相投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存在着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想要重新回到平衡的状态就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多半永远都无法再恢复昔日的平衡。
率先打破平衡关系的是自己,如果不派楚江河前往深井执行任务,也不会有上次的意外,他们之间的友情或许还是一如从前。安崇光想起楚沧海在得知楚江河死讯时悲痛欲绝的情景,此时方才意识到那时的楚沧海如同心死,也许因为他没有子女,所以体会不到楚沧海的悲痛。
最后还是在一起
当初他误以为张弛是自己的儿子,马上就做出了让何东来前去幽冥墟营救的决断,现在看来自己只是被楚文熙利用,萧九九!他和萧九九之间的鉴定报告是自己全程监控,绝无任何的问题,他有女儿,萧九九就是他的女儿。
想到这里,安崇光的心中忽然有些异样,闭上眼睛仔细分辨着这种感觉,不是害怕,不是愤怒,而是欣慰,他竟然在想,就算败露也没什么大不了,安崇光第一次意识到,人世间居然还有比名誉和地位更重要的东西。
楚沧海静静望着这位老朋友,在沉默中观察了良久,方才道:“你是不是很害怕?”
安崇光仍然闭着双目:“为什么要害怕?”
楚沧海笑道:“就像是被人押上刑场之前,不知那把刀什么时候会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安崇光道:“你猜我在想什么?”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安崇光道:“我在想你得知江河飞机失事之后的事情,不惜代价地在失事地点打捞了整整一个月。”
楚沧海道:“看着我那么痛苦,你却不告诉我真相,这件事我可要记你一辈子。”
安崇光道:“你那么爱江河,为何又要第二次将他送入幽冥墟?”
楚沧海将座椅放下,两只手交叉枕在脑后,两人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透过全景天窗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记得曾经有一次,他们也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躺在草原上遥望夜空,他们同时发现,原来黑夜可以比白天看得更清晰。
安崇光道:“你不可能把自己的儿子送入险地的,除非留下来比离开更加危险,沧海兄,你对谢忠军也产生了警惕之心。”
楚沧海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做?”
安崇光道:“我不是你,可我现在面临的难题一点都不比你小,我上次之所以说服何东来去救张弛,是因为我中了圈套,误认为他是我的儿子。”
楚沧海道:“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你根本不会救他们,会让他们在幽冥墟自生自灭。”
安崇光道:“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想有个孩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堵在喉头的一团东西融化开来,胸膛也变得舒畅了许多。
楚沧海点了点头。
安崇光道:“我想你能为江河做得,我也能做到。”
楚沧海道:“你会身败名裂。”
安崇光道:“我现在最担心得是她能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楚沧海知道安崇光所说的她是谁:“萧九九在这个世上最信任的人不是你。”
安崇光的笑容有些苦涩:“她甚至不知道我是谁。”楚沧海的话等于没说一样,怎么可能是自己呢?自己没有陪伴她成长,没有给过她一定一点的父爱,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信任自己。
楚沧海道:“她最信任的人是张弛。”
安崇光猛地睁开了双目:“张弛?”
楚沧海点了点头。
安崇光道:“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他……”看到楚沧海脸上的笑意,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失态了。
楚沧海道:“我怎么没发现你居然是个女儿奴?”
安崇光哭笑不得道:“我只是觉得那小子太花心,就算我和萧九九没有这层关系,我一样看不惯这种脚踩两只船的行为。”
楚沧海道:“你年轻的时候好像……”
安崇光道:“我那是年少轻狂。”
楚沧海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古武屠龍 瞳中景
安崇光心中暗忖,问题是张弛这小子想点我亲闺女的灯,忽然有些惶恐,该不会被这小子点过了?
楚沧海道:“这种事轮不到你操心,你操心也没用,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的事情。”
萧九九这两天都住在叔叔家里,她深居简出,尽量避免被外面的记者干扰。按照张弛的叮嘱,她也没主动和张弛联系。
浑沌大陆 韩云夕
然而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关于她妈妈杀人的新闻开始在网上发酵,如梁秀媛所预料中的那样,新闻的关注点并不在凶杀案上,而是陈玉婷和萧九九的关系。
有记者甚至挖出了陈玉婷的家族精神病史。
梁秀媛虽然开始做了一系列的紧急公关,可在一浪高过一浪的舆论下,她的对策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萧九九的多个代言被撤,虽然涉案的人是她的母亲陈玉婷,但是仅仅隐瞒家族病史这一项就足以让签约方找到索赔的理由。
萧九九虽然走红,可毕竟还是新人,她的代言费用不算太高,梁秀媛利用更有影响力的明星替代,可以将损失减少到最低,但是对已经拍摄完成的电影造成的损失却是无法预估的。
锦城电影公司的海上风云首当其冲,原本这部影片已经定在了贺岁档,现在因为萧九九的缘故公司内正在考虑要不要紧急撤档,锦城总经理宗宝元本想以这部影片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重新获取姐夫叶锦堂的信任,眼看就要成功,却横生枝节,宗宝元心中的怒火全都瞄准了萧九九。
他委托叶洗眉向梁秀媛和萧九九分别发了律师函。
凡尘天使
叶洗眉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萧九九,她和萧九九虽然算不上闺蜜,可毕竟中间还有张弛,丑话必须要所在前头。
萧九九把律师函转给了张弛。
张大仙人决定在事情没有彻底恶化之前去和叶洗眉见上一面。
张大仙人打着萧九九律师的旗号前往上璟去拜会叶洗眉。
叶洗眉听闻萧九九派律师过来,欣然同意见面,在她宽敞的办公室内接待了张弛。
一段时间不见,干姐姐叶洗眉出落得越发丰满了,张大仙人往她高耸的胸脯上狠盯了两眼,叶洗眉能有这样的身段,自己功不可没,不知他们的结晶怎么样了,算了算时间,应该还是个胎儿吧。
叶洗眉道:“张先生,是吧?”
张弛嬉皮笑脸地走过来,主动伸出手去,叶洗眉没有跟他握手的兴趣:“请坐!”
穿越攔截者 行道遲遲
张弛讪讪收回手,在叶洗眉对面坐了下来,椅子有点矮,明显比叶洗眉矮了一头,既然今天是来谈判,气势上不能示弱,张大仙人悄悄调整了一下座椅,升高了一些,再坐下,妈耶!腿短,够不到地了。
叶洗眉道:“锦城的意思张律师知道了吗?”
张弛点了点头道:“我听委托人说了。”
叶洗眉道:“合约的细节张律师应该了解吧?”
张弛笑眯眯道:“不太了解。”
叶洗眉皱了皱眉头,身为萧九九的委托律师,这个人也太不敬业了,什么叫不太了解?来这里谈判之前不应该做足功课吗?萧九九也太不慎重了,怎么请了这么一个人当律师?
叶洗眉道:“我冒昧的问一句,张先生是代表萧小姐还是代表她的经纪公司?”
我不是恶棍
张弛道:“我代表萧九九。”
叶洗眉道:“萧九九的合约在经纪公司,好像应该是经纪公司的法务来跟我谈。”
张弛道:“经纪公司的法务当然只会为了经纪公司考虑,他们不会考虑萧九九的利益。”
叶洗眉道:“那张先生是代表萧九九的利益了?”
张弛笑道:“就算是吧。”
叶洗眉越听越觉得这厮不着调了,什么叫就算是?这个律师也太不敬业了。
“张先生何处高就啊?”
张弛掏出自己新印的名片递给叶洗眉,叶洗眉接过看了看:“新世界集团的高级法律顾问,失敬失敬。”
如果这名片是真的,倒是不可小觑,能让新世界集团聘请的高级法律顾问肯定不是普通人物,不过叶洗眉也没听说过京城法律界有这号人物。
张弛道:“叶小姐,你是不是打算起诉我的委托人?”
叶洗眉微笑道:“张先生,不是我要起诉萧九九,是锦城影业要起诉,当然如果能够达成谅解并获得赔偿,也可以避免法庭相见。”
张弛道:“非要闹成这样吗?”
叶洗眉道:“合同上白纸黑字都写得清清楚楚,如果一开始公司方面就知道萧九九有家族精神病史,公司是不可能和她签约,让她担纲这部大制作的女主角的,她和她的经纪公司从一开始就隐瞒了这件事,给锦城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还会因此而蒙受极大的损失。”
张弛道:“等等,好像你们的电影还没上映吧?都没上映,谈什么损失?”
叶洗眉道:“电影虽然没有上映,但是萧九九的事情已经打乱了电影的宣发部署,甚至会导致原定在贺岁档上映的电影延期甚至撤档,损失是可以预见的,张先生知不知道,这部海上风云锦城投资了五个亿。”
张大仙人呵呵笑道:“叶小姐真夸张,据我所知好像总投资才两亿五千万,您直接就给翻倍了,锦城影业的董事长好像是您的父亲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